关于独角兽和新经济公司上市,李小加在香港立法会回答了三个关键财经

2018-04-07

关于独角兽和新经济公司上市,李小加在香港立法会回答了三个关键问题

2018-04-04 07:07来源:金融读书会IPO/改革

原标题:关于独角兽和新经济公司上市,李小加在香港立法会回答了三个关键问题

编者语:

香港交易所集团行政总裁李小加2018年4月3日出席立法会财经事务委员会“有关新兴及创新产业公司上市制度的咨询报告”的会议时,曾向议员汇报发言,发言原文为英语,以下是中文译本,仅供参考。敬请阅读。

发言人/李小加香港交易所集团行政总裁

尊敬的主席和议员,我们已向本次会议提交了一份文件和演示文稿供你们参考。很感谢能有这次机会,让我们来回答你们对这一重要改革提出的任何问题。

如果主席同意的话,我不想用幻灯片一页一页地讲,而是想在接下来的几分钟内回答三个关键问题:

i)我们为什么要进行这项重要的改革?

ii)我们是否在提升香港市场竞争力与保护投资者之间取得了适当的平衡?

iii)国内A股市场近期也在进行发行体制改革,我们是否有信心我们的改革能够取得成功?

一.我们为什么要进行这项重要的改革?

香港是一个小市场,所以我们必须要超越我们的经济体量来考虑问题,才能保持竞争力。我们的目标是连接中国内地市场和国际市场。我们的使命是帮助内地市场变得更加国际化,并帮助国际市场更好地了解和与内地合作,促进资金和投资机会的流动。

为了有效发挥这一作用,我们需要未雨绸缪、与时俱进、灵活应变,始终保持我们的竞争力。我们需要保持密切专注内地和国际市场的发展,尤其是美国市场正在发生的事情。

我们需要帮助中国实现在国内市场上不能单独实现的目标,我们需要帮助国际市场实现自身无法实现的目标。香港需要把这两方联系起来,把两边的人聚在一起——无论是在香港还是通过香港。沪深港通就是一个成功的范例。

不过,我们在一个非常重要的范畴已经落后。我们没有以正确的姿势拥抱新经济,特别是在容许有特别投票权架构的公司、未有营业收入的公司上市、以及第二上市等重要领域。这些都是让美国市场从全球各大市场中脱颖而出的重要因素,而且已经令纽约比我们香港和内地市场拥有强大的竞争优势。

这项改革并非易事。四年前我们开始了这项改革,当时的市场环境跟现在非常不同,我们克服了许多挑战才走到今天这一步。我们现在正处于终点线。通过这项改革,希望我们能够保持领先地位。在这个领域我们不能再失败,因为新经济很可能是推动全球经济(特别是中国经济)增长的引擎。香港将成为这一发展机遇的巨大受益者,因此我们必须与时俱进,保持我们的竞争力。

二.我们是否在提升香港市场竞争力与保护投资者之间取得了适当的平衡?

我们的回答是肯定的。

从改革的第一天开始,保护小股东的权益一直是我们坚持的关键原则。我们都知道需要做些什么才能保持竞争力,但要把这个重要目标与我们一直坚持的保护小股东、确保其利益免受控股股东侵犯的目标平衡起来并不容易。

事实上,这一改革并没有削弱我们目前的上市制度为小股东提供的保护。目前上市制度为小股东提供的保护措施根本没有任何改变,改变的是我们怎么看待控股股东能够获得其控制地位的方式。

传统上,我们只认可一个股东通过为公司贡献的金融资本来获得控股股东的地位。股东的控制权需要与其出资额相当。这项改革建议让人力资本(如知识产权,新商业模式,创始人的愿景等)也被承认和接受,成为获得控制权的一种方式。换句话说,我们并没有改变小股东如何受到保护。我们只是打开大门,允许控股股东通过不同方式来获得控制权。

一旦通过以上方式实现了控股,这些控股股东将受到与我们目前监管其他控股股东(国有企业/家族股东)一样的监管。最重要的是,我们制定了额外的保障措施,以避免可能的权力滥用对投资者权益的侵害,比如上市后不能增加特别投票权的比例,再比如特别投票权股东如果去世或不再有能力胜任或离开董事/管理层职位,特别投票权将失效的日落条款。

总之,我们认为我们已经达到了适当的平衡,我们将继续以这种精神监管市场。

三.我们是否有信心我们的改革能够让我们与时俱进、保持竞争力,特别是考虑到上周末内地刚刚宣布了CDR(存托凭证)试点。

四年前,我们遭遇了第一次重大挫折,然后开始尝试改革。在整个改革过程中,我们一直预期内地市场将沿着同样的路线改革和继续开放市场。对于新经济产业这么重要的经济引擎,内地采取行动来欢迎这些公司上市只是时间问题。

中国的开放、成长和成功(包括新经济的涌现),为我们每个人创造了一个更大的饼。中国的新经济公司最终能够在我们自己的时区而不是在美国腾飞,香港将从中受益。

内地市场迈出了勇敢的一步,这并不容易。内地的改革加上我们自己的上市制度改革,将便利更多独角兽通过香港和内地资本市场融资,从而大大加快中国新经济的发展。

我们预计有更多的公司考虑在香港和内地同时上市,融资活动更加活跃,投资者对于新经济行业的投资兴趣更高,金融中介机构也更加积极推动新经济公司上市。

在吸引公司上市方面,香港仍然处于有利位置,我们拥有非常独特的优势。我们是一个更加开放的、国际化的、与各方连通的经济体。我们建议的生物科技类公司上市规则将为中国和国际的生物技术、制药和生命科学公司在香港上市提供独特的机会。

尤其值得关注的是,大多数独角兽都有很多来自国际PE/VC(私募/风险投资基金)的投资,这些国际投资者对于他们的经营发展有很大的国际影响力。因此,即使他们可能决定在境内通过发行CDR上市,来香港上市也是他们最自然的选择。此外,尽管落实了最新的改革,内地市场仍然需要继续改革和进一步开放,为新经济公司提供同等程度的市场灵活性,并为这些公司提供充足融资来源,令它们维持在中国和国际上的竞争力。

毫无疑问,许多公司会积极考虑在内地上市,但我们预计也有很多的企业对来香港上市很感兴趣。对于已在美国上市、准备在内地发行CDR的大型中国公司而言,香港也可以发挥作用,为它们提供价格连通和互换的机制,推动境内与境外投资者之间的互动。对于在海外成立的中国公司,如果要寻求CDR上市,根据定义,他们需要在国际市场(例如香港)先发行普通股上市。

总之,中国内地的改革将为新经济进入下一个爆发式增长阶段提供重要催化剂,新经济增长最终将使我们所有人受益。这一改革也说明了我们自己的改革方向是正确的。

归根到底,我们认为“一国两制”下的香港将继续成为连接高速增长但并未完全开放的内地经济与世界其他地区的最重要平台,推动双方高效便捷的互动。

资本市场之间的竞争一向存在,但内地和香港资本市场存在一些根本性差异,让我们不是直接的竞争对手。我们与内地和美国的关系,再加上我们国际化的标准和作为开放市场的悠久历史,真正使香港从世界其他地区中脱颖而出。我们与内地优势互补,合作连通,创造共赢。过去二十五年来,我们一次又一次证明了这一点。

二十五年前,我们引入了H股制度。当时内地市场刚刚起步的时候,我们是内地的主要“本土市场”,美国是主要的“国际市场”,在香港和美国有很多双重上市的例子。随后,当内地市场发展起来之后,香港逐渐成为内地企业的主要国际市场,而美国已不在它们的考虑范围之内。惟在过去的五至十年间,由于内地和香港市场都存在一些发行障碍,许多新经济发行人选择在美国市场上市。随着香港与内地改革的逐步完善,中国的新经济企业再也毋须远走他乡。内地将成为它们自然的本土市场,而香港则会成为它们首选的国际市场。

历史证明,内地市场的发展一直是推动香港市场发展的催化剂。香港市场从来没有因为内地市场的崛起而被替代,相反,我们总能从内地市场的开放与发展中受益并取得更大的成功。这次两地就新经济企业推出的改革也一样,如果内地市场仍然限制新经济公司上市,对内地新经济公司而言,香港市场将会成为本土与国际结合的首选市场;如果内地市场同样欢迎新经济企业,不仅不会削弱香港市场拥抱新经济的能力,我们仍然会从中得益,因为两地市场可以共同努力推动新经济更迅速的发展,这与过去二十五年以来的发展是一样的。

我们非常有信心,在新经济时代,我们将延续以往我们从H股和红筹股的突破性上市中获得的成功。我们的市场将迎来更加光明和繁荣的未来。

最后,我很乐意回答大家的提问。谢谢主席。(完)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订阅号“香港交易所脈搏/HKEx Pulse”2018年4月3日(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篇编辑:牛淑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阅读延展

1
3